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1240章 撕下他们的伪装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2:55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1240章 撕下他们的伪装

《热门候选人奥凯西被爆出接受国外资金,某黑人机构高管、知名非洲裔慈善家麦克唐纳或面临21项罪名起诉》

《究竟是人.权组织?还是兜售“白宫价值观”的掮客?》

《新国最高法院公布最新调查结果,以根据相关法律终止奥凯西候选人资格。》

《……》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事件的走向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原本被白左们快要捧上天的“移民之友”奥凯西锒铛入狱,不但丢掉了候选人资格,还将面临检察机关的指控,甚至还将麦克唐纳这条大鱼也给坑了进去。

如果仅仅是抓人的话,除了给整个事件火上浇油外没有任何好处,甚至等于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继续攻讦星环贸易的黑材料。

然而偏偏不巧的是,接到举报的警察不仅仅只是抓获了涉事嫌疑人那么简单,还在现场人赃并获地搜到了五百万新元现金和一份不合法的契约。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被跟在执法人员后面的们给拍了下来。

面对着如山铁证,即使是最激进的白左们,一时间也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洗了。

毕竟除了一小部分人确实受到了境.外势力的指使外,其实大部分人在这场舆论风暴中都只是被当成了枪在使。而现在出了这么一档事后,稍微有点智商的人也都意识到了这点。

新国的奥凯西不止这么一个,新国检察机关只是抓了这么一个典型。

与此同时,在撸掉了拿美国人钱的奥凯西后,原本一直对媒体的指责置若罔闻的星环贸易突然发力,借助未来人集团在互联领域庞大的影响力,将舆论的焦点从詹姆的黑人身份上,彻底扭向了整个事件背后的政.治博弈上。

而矛头,直接指向了美国白宫。

……

未来人大厦的会议大厅内,灯光昏暗的看台上人影攒动。

每次未来人集团召开发布会,无论规模大小和时间长短,会场内都是热闹非凡。

而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会议室的主席台旁,面对着无数家媒体的镜头和闪光灯,江晨以未来人集团董事长的身份站在这里,用沉稳而庄重的语气缓缓开口道。

“……对于詹姆的死,我们集团表示沉痛的哀悼。”

“他是一位出色的员工,他的死是未来人矿业乃至整个未来人集团的损失。按照我们公司的规定和相关劳工保护法,他的家人除了能从保险公司获得一笔数额不菲的赔偿金,我们还将根据公司的员工保障条例,对因故殉职者的家庭予以可观的补偿。”

“这笔钱在新国任何一家法院都可以由詹姆妻子本人支取,无需通过起诉的方式来争取。我们不会因为他的肤色而拒绝支付赔偿,更不曾像某些人口中所说的那样,对他存在任何歧视。同样的,我们也不会因为他的肤色或者舆论什么的原因,让他得到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

“任何民.族、宗.教、人种的移民,在新国享有平等的权利。这是新国的宪法精神,也是我们的立国之本。然而对于某些试图打着少数派的旗号,用平等的名义,去为自己谋求特权的人……”

盯着媒体的镜头,江晨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用肯定的语气告诉你们,你们在做梦。”

“另外,我再次警告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如果你们认为能用这种方式恶心我们,那么我会让你们知道,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人是谁。”

发言结束,会场内的灯光全部亮起,接下来是提问环节。

早已做好助跑动作的们一拥而上,将话筒和镜头凑近了站在主席台,在江晨身前密密麻麻的围了一个半弧。

“江晨先生,请问您最后一句话是否在暗示,这次事件受到了某国的支持?”

“我觉得我已经说的足够清楚,请检查你们的笔记。”

“……请问原定于月底举行的生物科技峰会,是否会因为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而推迟?”

“不会。”

“……有观点表明幽灵特工参与了这次调查取证,使用特务机构调查候选人是否合法?”

“这取决于候选人本身行为是否存在违法嫌疑。我想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候选人的身份从来不是豁免司法调查的挡箭牌。”

“江晨先生,请问……”

面对着们连珠炮一般的提问,江晨挑选了几个有营养的问题回答了之后,便宣布了发布会的结束,让工作人员们帮助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场。

走到了舞台幕后的休息室,江晨从等候在这里的夏诗雨手中接过了矿泉水,坐在椅子上仰头灌了两口,畅快地抹了把嘴。

“累坏了吧?”

“还行吧,累到不累,就是嗓子有点干。”江晨拧上了盖子,将水瓶丢在了桌子上。

“我看你最近都没休息过。”看着江晨,夏诗雨语气有些心疼地说道。

“谁让所有事都挤在一起了呢?”江晨无奈地耸了耸肩,靠在椅子上,坏笑着看向了夏诗雨,“快来给你老公揉揉肩膀。”

听到江晨的话,那张冰山俏脸的脸一红,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

见休息室的门是关着的,夏诗雨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白了江晨一眼。

“在公司里能不能注意点影响,这又不是家里。”

虽然嘴上说着不乐意的话,但她还是走到了江晨的背后,伸出了两双白皙的玉手,按在了江晨肩头。

感受着肩头的揉捏,江晨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看你这样子,就像个老爷一样。”夏诗雨弯了弯嘴角,没好气地轻轻掐了江晨的肩头一把,“舒服吗?”

“简直太舒服了,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江晨表情浮夸的说道,仰起的视线越过了夏诗雨的发梢,看向了天花板,缓缓叹了口气,“我突然有种预感。”

继续按摩着江晨的肩膀,夏诗雨歪了歪头。

“什么预感?”

“像这些天一样忙碌的日子,今年恐怕会有很多。”江晨轻声叹道。

“这不是好事吗?”夏诗雨轻轻白了江晨一眼,“平时闲着没事儿,你光使坏去了。现在有件事给你发泄下敬礼,不是正好吗?你这位董事长也该操心下公司的事情了。”

握住了那双按在自己肩头的玉手,江晨后仰着的视线,笑嘻嘻地对上了那对满是爱意的美眸。

“那你是喜欢我忙前忙后,还是使坏?”

白皙的双颊飞上了两抹丹红。

感受着手背传来的热度,夏诗雨微妙地看向了一边,不情愿地小声道出了实话。

“……使坏。”

盐城市第二人民医院
京山县中医院
成都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
河源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唐山白癜风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