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硬币的第三面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2:57

小辉和小光站在树荫下,四只眼睛互相瞪着,像牢笼里的巨兽。他们身旁的土堆,躺着一枚硬币,正透过金色的余晖反射着镜影。此刻,空旷的大地上,太阳如一枚硬币缓缓地垂下,从白天的肩头落到黑夜的脚下。

“你凭什么抢我钱?”小辉说着,敌视着对方。鸟群,从他的身后轻轻地掠过。

“你的?”小光挤了挤眼,脸色变得像泥浆一样难看,“明明是我先在草丛中发现的。”

“可那是我先捡到的。”小辉义正言辞地说。

“先捡到又怎么样?我没看到你怎么捡!”小光说着,愤怒的脸在夕阳下变得更加酡红。

夕阳眼看就要沉没了,那唯一残留的角,如一块单薄的裹尸布,可是它似乎也忘了,靠那么小的一块,又怎么裹得住地球——这个棱角分明的、冷暖交织的巨大的棺材!树荫下的那两个声音还在殴打着,一只蝉蜕眩晕着从树梢上摔下来,轻得像根羽毛。

这时出现一顿一顿的拐杖的声音,不急,也不缓,紧凑地靠近他们,好像那拐杖不是别的,而是时间。

他们没注意到有人在靠近,还在争吵着,似乎都失去了理智,眼睛通红通红的,那脸分明是狮子的鬃毛。

“咯噔。”那拐杖重重地敲了一下,像一条黑色的闪电潜入地心。他们都转过头去,没有惊奇,只是愤怒地望着这个“不速之客”,好像是他杀死了他们敬仰的神。来的是个鹤发童颜的老人,眯缝着眼笑着,没有说话。

忽然又飘起一群飞鸟,掠过小辉与小光的肩头。他们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刚想训斥老人的话一下子咽了下去。有一只白鸽,嘴巴是黑的,在老人的肩头停了一会儿,欢快地叫几声,便飞远了。

老人开口了:“既然你们那么想得到这个硬币,那咱们来玩一个游戏,谁赢了,谁就得到它,好不好?”他慢慢地捋着胡须,眼睛还是眯着,与它上面浓密的白色的眉毛很不相称,像是山水画中的留白。

他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于是纷纷地点点头。

老人也点了点头,继续说:“等下我转动这个硬币,你们一个说正,一个说反,谁猜对了,这就归他的,这样公平吧。”

这一次很和谐,小辉猜了正,小光猜了反。

太阳已经完全沉没了,天地只被那一点点熹微的光驮着,好像是一道光驮着一头亿万吨的巨型骆驼。时间静止了,如一艘船,似一面帆。

那老人微微仰了仰头,这时可以看见他紧闭的眼睛的微缝中漏出淡淡的火光——但瞬间熄灭了。他拿起他的“主角”——那枚被忽视的太久了的硬币,用手轻轻的弹了一下上面,好像上面布满了灰尘,然后凑到眼前仔细地打量着,像是打量着某种遗失了东西,如同这硬币镜影的酡红。他用一只手抵在硬币的上方,将硬币放到地面上,两个手指在慢镜头下轻轻弯曲了一下,那硬币便迅速地旋转开来。

小辉和小光在一侧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心中,都默念着“正”或者“反”——像两个黑色的乒乓球在他们体内跳上跳下,那频率越来越快,生怕一不小心把那乒乓球和心脏一起吐出来了。

硬币还在旋转。

过了很久他们体内的乒乓球不跳了,心脏也没有吐出来——真是万幸!他们也逐渐失去了耐心,但他们不知为什么不想离开——即使他们知道他们只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但似乎这背后埋藏着某种更加核心、更加巨硕的东西。

硬币还在旋转。

天已经完全黑了,连一点微弱的光也没有了。硬币似乎在黑暗里隐形了,他们完全看不清,只有隐隐约约听到的微弱的“嘶嘶”的声音,但那实在太轻了。小辉打了个哈欠,想回去睡觉了,但自己的对手还一动不动地站着,于是又打消了那个念头。

硬币还在旋转。

突然远处升起彩色的鸡鸣,一声“滴咯”刺入耳膜,宛如一个破茧而出的谜。他们都抬起了苍老的目光,过去和未来似乎都不重要了,硬币是正还是反也似乎不重要了。

只是那硬币还在旋转。

共 14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两个孩子争一枚硬币,一直没能决定胜负,只因硬币转了许久都未停下来。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2-25 21:54:48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宜春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贵阳治疗早泄方法
广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宜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贵阳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