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至尊神武 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2:18

至尊神武 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

气息笼罩的阵法是无色无形的,陈恒二人一路回到山门之处,凭借灵识感应,来到了那困阵之前。

“所谓困阵,只是简单把人困在里面,有双向性,也有单向性,并没有攻击能力。”

“如果阵法太强,也可以同过不间断轰炸,将阵法的能量消磨掉,直到阵法能量匮乏,自动破除。”

“不过有个前提是,攻击强度必需超过这阵法修复之力。”

但凡阵法,都会自动汇集天地灵气,以补充自身。

这些知识,陈恒是从xiǎo白那里学来的,只是因为他没什么空闲时间,无法精研而已,但大体的却是知道不少。

“我先试一下吧!”

听了陈恒的话,天矶微一diǎn头,当即上前两步。

陈恒也不阻止,稍微让开一些,给天矶充足的空间试探阵法,而他则站在一旁仔细观看。

不管他们是否能够破开这个阵法,至少试探一下是没有坏处的,如果能多了解一下这个阵法的承受程度,到时候回头再来,想必也能少走一些弯路。

陈恒并不认为他们能轻松破掉这个困阵,只不过天矶想试探的话,他也不可能去阻止。

毕竟二人虽然统一了战线,关系却还没好到那种地步。

在陈恒地注视下,天矶深吸口气,身上顿时腾起阵阵光芒,手中拂尘也染上了一层青光。

只见天矶猛地低喝一声,拂尘上的千万银丝根根竖立,化成了无数银针,猛然向前方刺了出去。

“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闷响传来,虚无的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一道无形气罩阻拦在前,挡住了天矶所有攻击。

空气微微波动,但弧度并不明显,很显然,它只是被攻击触及到了,离破除却还远着。

看到这一幕,陈恒目光不禁一凝,心中暗暗思忖起来。

天矶刚才这一击,用的力道并不大,但千万银丝的威力他却是亲身体会过的,当初面对这一招,陈恒可是发出了天龙剑才挡下来的。

也就是説,此刻即便陈恒上前,以天龙剑攻击阵法也是无效的。

“确实挺强横的,既然如此,那就试下这招!”

天矶似乎也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却没有太过在意,陈恒能想到的,他自然也不会想不到,之所以执著于破阵,其实更多的也只是想试探这阵法的承受力度而已。

话音落下之后,天矶又调整了一下气息,而后再次挥出了手中拂尘。

这一次,依旧是千万银丝竖立,化成无数银针向阵法刺去。

不过,表面看起来一样,在陈恒感应中却能发现

至尊神武  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第六百零二章 单向困阵

,先前那一次的攻击很分散,更多的是区域攻击,而这次所有攻击却都集中在一个diǎn上,以diǎn破面,向来都是破除禁制的最佳手段。

“噗——”

然而,攻击虽然有所调整,所造成的情况却没有丝毫变化。

空间波动,千万银丝完全被拦截下来,并没有闹出比刚才更大的动静。

“咝~!”

察觉到这一diǎn,天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眼前这个困阵着实厉害得紧,除非他全力出手,要不然恐怕很难消磨掉阵法的能量。

但若是全力出手,却不可能毫不间断持续攻击。

也就是説,以他的能力竟然还不足以破除这个阵法。

天矶虽然不擅长攻击,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不管怎么説他也是十大高手之一,若换成一般金丹境修者,恐怕连空间波动都无法做到吧?

想到这diǎn,天矶不禁将目光转向陈恒。

对上天矶的目光,陈恒自然知道这是想让他出手试探。

只不过,他的攻击虽然比天矶要强,却也强不了太多,至少不是质的区别,对付眼前这个困阵,恐怕效果不会好太多。

至于星辰一击,或许起到的效果会不错,但那只有一击之力,一击过后,陈恒必需重新恢复灵力才行。

他可不认为,仅凭星辰一击这一击之力就能让眼前这个阵法崩溃,所以即便用了也不会成功的。

因此,见天矶看过来,陈恒耸了耸肩膀,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个阵法的气息与那魔头相连,我们一旦攻击阵法,阵法立刻会得到大量能量的补充,就算累个半死也不一定能破解掉。”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困阵的力量源泉,也就是那魔头给除掉,这才是最便捷的方法。”

当然,除了消灭魔头也不是没有其它办法。

只要陈恒以星辰一击攻击阵法,而后再由天矶全力出手,攻击同一个diǎn,陈恒再趁着天矶出手之际,以天地秘法从猪大壮身上借取力量,再全力出手。

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三个十大高手联手攻击阵法了,这个困阵毕竟只是邪魔气息形成的而已,与真正的大阵无法相比,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被破除掉。

只是,如今暗中还有一个魔头环伺在侧,如此不遗余力攻击阵法,肯定会遭到邪魔偷袭,到时候困阵是破除了,却会陷入另一个危境之中,得不偿失。

再者説,陈恒相信天矶也肯定还有隐藏的能力,二人同时被困,不可能让他一个人付出那么大,可要让天矶将隐藏手段拿出来,非到万不得已,却也是不可能的。

既然还有另一个办法可想,他们又为何要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陈恒的説法,也是天矶心中所想,自然不会有意见,默默diǎn了下头之后,出声道:“看样子,我们也只能合作一次了!”

听到他的话,陈恒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上次他们虽然统一了战线,但那只是战略性合作而已,也就是目标一致,具体怎么做,却是各施手段了。

而如今天矶主动开口合作,这个合作的意义就不同了。

不仅目标一致,在行动上也必须合作,共同抗敌,非如此,不可能战胜魔头。

见陈恒默认,天矶当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往地穴那里去吧。从陶宗主的残存意念景象来看,那个魔头明显受了重创,现在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时候。”

説着,他便一马当先,准备向山体另一个方向赶去。

“等等!”

不过天矶刚刚起步,却被陈恒拦住了,“在进地穴之前,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天矶微微一愣,错愕道:“什么事?”

“两件事!”陈恒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道:“立树碑于外,警告路人莫入。”

天矶眼中露出一丝恍然之色,这里困阵许进不许出,一旦有人循着踪迹前来探察,有了这树碑,也能警觉一些。

陈恒抽出真武玉剑,斩断身旁一棵大树,几次挥动间,顿时削出一块树碑来。

“邪魔逞威,一宗玉碎。惜除恶未尽,我辈既见,岂能惜身?誓诛此獠!”

“此处可进不可出,后来者戒之!”

真武玉剑连连挥动,如龙飞凤舞,树碑上很快就多了几行字。

“苍劲有力,笔走龙蛇,写得一手好字!”

天矶在一旁观看,不禁叹息道:“从字体上就能看出,陈兄剑道超人,剑意卓绝,日后大成,必将成为一代剑道大师。”

陈恒微微一笑,道:“天矶兄过誉了,陈恒愧不敢当。”

説着,他将树碑插在困阵边缘,而后又道:“我们何不在树碑上留下署名,也能让路人更加警惕一些。”

他们二人一个是老牌十大高手,虽算不上名满天下,但在修界中却也算得上鼎鼎有名,另一个则为新晋高手,各种事迹早就广为人知。

如果他们留下名字,那么只要有人看到,想要上山就要斟酌一下了。

毕竟,有他们二人在内,除非自认实力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甚至远超二人者,才会毫无顾忌地上山。

“此计甚好,敢不请尔。”

天矶想的倒没那么多,如果真有人路过,看到这个树碑,会警戒的自然掉头就走,非要上山的,那不管留不留名字都一样。

之所以同意,却是因为身份使然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资格,留下名字以示天下的。

二人相继在树碑上留下名字之后,天矶再次看向陈恒,问道:“第一件事已经办完了,那么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从此前陶宗主留下的画像来看,那魔头很显然也是远古时代被镇压的,此邪魔力量惊人,但刚脱困,不思隐藏恢复,反而悍然出手,毁灭一个宗门,定有其原因。”

陈恒猜测道:“这开天宗内,定然有邪魔欲得或为之恐惧之物,所以,在与他碰面之前,我们最好先把那件东西给找出来。”

陈恒毕竟不是第一次与这些上古邪魔打交道了,从笑鬼王身上,他就能够看出刚刚解封而出的邪魔心里想法。

要知道,上万载的镇压可不是闹着玩的,哪怕他们实力再强横,能留得性命,却也是虚弱不堪。

就像笑鬼王一样,从魔域逃脱之后,连陈恒都不顾,第一时间就准备觅地潜修,要不是陈恒拦着,待他重见天日之时,这世间也不知道要被毁成什么样子了。

这一diǎn,从笑鬼王如此实力,最后反被陈恒牵制,死于黯星主之手就能看出他到底虚弱到了什么程度。

反过来想,如果当时笑鬼王不是虚弱到不行,以他的境界,就算剩下一两成实力,随便吹口气也能让陈恒魂飞魄散,那种境界,远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想象的。

虽説开天山上那条巨臂的主人不一定比笑鬼王强,但也不定就比笑鬼王虚弱了,更何况,真魔族为了放出这个邪魔,更是以数十座城镇为血祭,恐怕他恢复的状态比笑鬼王还要好些。

当初对付笑鬼王,陈恒还有黯星主为依靠,可这次没人能帮他们了,以他跟天矶二人之力,想对付这魔头,即便没碰面也知道难上加难,若没diǎn后招,趁早还是逃命比较好。

天矶没与邪魔对战的经验,自然没有想得那么多,不过听了陈恒的话,还是diǎn头道:“你説的在理,我们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必须斩草除根,一diǎn儿机会都不能给对方留下。”

能一掌毁灭一宗的魔头,就算天矶再怎么自负,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加diǎn筹码自然是最好的。

于是,二人便暂时压下了马上去地穴探察的念头,重新登上山dǐng,去寻找那件有可能隐藏着的东西。

宁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宁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宁德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宁德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宁德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