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诸夏之地 第一章 你不嫁 我不娶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0:35

诸夏之地 第一章 你不嫁 我不娶

下午四diǎn,阳光淡淡昏黄如老旧的报纸,一对人影在安平桥上若隐若现,二者男子身材修长,五官分明,略显清秀,女子削肩细腰,长挑身材,男女皆有一双清澈眼睛,令人艳羡不易。

“曦曦”食指轻按姬子凡的上唇,不等姬子凡説完,姜若曦道:“子凡,你不用再説了,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嘛。”

看着姜若曦被微风轻拂而扬起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

诸夏之地  第一章 你不嫁 我不娶

,淡淡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有些哀伤,有些甜蜜,姬子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出生在一个连农民都不如的名民工家庭,无房无地,母亲贫血体弱,早些年还好,父亲年富力强,父亲从没有让他感到生活的不易,在贫困家庭过着富足生活的姬子凡,成熟的格外的晚,也显得犹疑懦弱。

xiǎo学姬子凡活在梦里,每天做梦让他都有些分不清现实,中学升高中,由于不是本地户口,不能上重diǎn高中,最终姬子凡没有交特例费,上了一所普通高中;高中升大学,专业调剂到资源勘查,这个冷门的地质专业,姬子凡再一次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没有复读。

在一次又一次的“被”人生抉择之后的姬子凡,大学毕业后,生活的艰难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姬子凡岁虽自问有能力,但却没有挣钱的能力,有些让人讽刺,这也又能如何,而家庭的支柱:父亲,里嘶哑的声音,额头脸颊上布满的沟壑,离家打工越发佝偻了的背影,父亲,已经老了

而姜若曦,是姬子凡的初中同学,之后又上了同一所高中,也许这是姬子凡没有上重diǎn的唯一回报,并没有门当户对,亦或是兴趣相投,只是互相喜欢对方的眼神,姬子凡和姜若曦走在了一起,一直走在一起,走在了这安平桥上。

“子凡,你在想什么?”姜若曦停下脚步,踮起脚尖,好奇的问道。

看着若曦的纯真眼睛,一股幸福的暖流,从胸膛涌出,轻搂若曦的柳腰,深深亲吻着她的额头,姬子凡觉得终于觉得自己的人生仍有阳光。

姜若曦看见姬子凡有些走神,出言询问,没想到姬子凡突然搂住她,有些不知所措,片刻后,又感到莫名的安宁。子凡终于下定决心了,姜若曦如是想到。

姜若曦出生在中产家庭,还算富足,她的父母希望她嫁一个有钱一diǎn人家,至少不是姬子凡这样的,这也是人之常情,但错就错在姜若曦深深喜欢着姬子凡,姬子凡性格的懦弱犹疑,也让姜若曦对姬子凡的的爱的更多,承受的更多,姬子凡的拥吻,让若曦第一次觉得姬子凡的坚定,心里感到一阵轻松。

“子凡,给我讲讲你xiǎo时候的事吧。”若曦依偎在子凡的胸膛,坐在桥上的石阶上。

“恩”子凡轻应一声,“在我上学之前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上xiǎo学的时候,我得了怪病,我和你説过的。”

见若曦diǎn了diǎn头,子凡继续道“我从六岁开始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梦,在梦里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有些像我们现在世界的古代,又有大大的不同,在那里,家族兴盛,我在的盘山镇纪家,在镇上算是有些名望的家族,不过我记得盘山镇也只是一个叫做大秦王朝的xiǎo镇,再加上那时候我还太xiǎo,对外界了解的也不多。”

“你以前不是説那个世界,有法力,有法术吗"若曦像是一只好奇的xiǎo猫,问道。

轻抚着若曦的秀发子凡继续説道:“法力在那里可不叫法力,法术,而是叫做灵力,灵术,据説还有些説法但没人知道到底为什么,也许也只是习惯罢了。”

见若曦听得津津有味,子凡继续道:“我所在的纪家中,我的父亲纪峥虽出身旁系,但年少出外游历有些奇遇,自身境界以达望族三境中的第二境结印境大灵师。”虽然只是在梦境中的父亲,但姬子凡还是略微有些自得。

“大灵师,那,那你呢”若曦揶揄道。

“我从六岁就开始梦到的那个世界,在那里,我也是六岁,直到我十二岁生日那天,再没有梦到那个世界为止,我已经是寒门三境中的第二境纳灵境”姬子凡道。

“哎呀,什么寒门,望族,纳灵的,我都听不懂,説清楚diǎn,説清楚diǎn”若曦摇着子凡的胳膊。

为了满足若曦这个好奇丫头,姬子凡解释説:“我知道的也只是寒门三境和之后的望族三境,毕竟我那时才十二岁,寒门三境之所以叫寒门三境,就是指在没有特殊机遇下,大多数寒门子弟仅靠自己修炼所能达到的三个境界:洗髓境,纳灵境,唤血境”。

顿了顿,姬子凡继续道“同样望族三境,是望族的标准,分别是蕴灵境,结印境,御灵境,而望族为了招考有潜力的寒门子弟,又把寒门三境统称为灵徒,望门三境称为蕴灵师,结印大灵师,御灵师,意在以灵师为灵徒之师,淡化寒门心中对族的门第隔阂,增加招揽的寒门自己对望族的忠诚于归属感。”

“另外因为灵力境界的差距,从洗髓境到御灵师六境每境分一到九品,例如我十二岁那年是五品纳灵境,我的父亲则好想是二品结印大灵师,时间太久有些记不得了”姬子凡颇有些不好意思。

若曦听了子凡的解释,两只眼睛闪闪发亮“太神奇了,我要是也能去那个世界就好了”听起来神秘的世界的确令人向往。

姬子凡diǎn了diǎn若曦的脑袋道“你呀,就会瞎想,且不説这本来就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据我所知家族之中女人是没有地位的,也没有高境界女系成员存在”。

“哼,那就是你孤陋寡闻,你们家族没有,不代表别处没有”若曦憋着嘴,轻咬着牙恨恨説道。

“好,好,我们曦曦説的都对”子凡无奈一笑,不与若曦争辩,也许事实即是如此,即使不是如此也无所谓,只要若曦高兴就好,看着若曦的眼睛,子凡想到。

“给你看样东西”犹疑片刻,姬子凡握了握拳头又松开,从背包内取出一本好似羊皮纸一样的线状书籍递给若曦。

若曦从子凡手中接过羊皮书籍,又看了看子凡,迟疑道“这就是你在里説的,能让我妈让我嫁给你的聘礼?不会是你用来骗我老妈的,这东西除了旧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啊,还是扔了算了”若曦嘴角微翘揶揄到。

姬子凡是不会骗若曦的,若曦清楚,姬子凡自己也很清楚,所以若曦逗弄姬子凡的xiǎo动作没能瞒得过他,姬子凡也不説破,装作满不在乎的把若曦手中的羊皮书籍水中“那就扔掉算了”。

“哎,我开玩笑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看到若曦急的跳脚,就要跳入水中,子凡心里一阵愧疚,一把把若曦楼字啊怀里“没事,看,我就扔在浅水处,我只是逗逗你,哪知你这么当真,而且这本书也你想的那么重要”。

姜若曦抬起头,却是不在看水里的羊皮书籍,只是定定的看着姬子凡的眼睛,眉目带愁,真真道“我才不管那羊皮书籍是什么,只要你能娶我”,在若曦的眼中没有丝毫羞涩,有的只是坚定。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犹如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姬子凡的胸膛,让姬子凡内心一阵感动,欣喜,还有羞愧和自责。难道我就这么没有担当吗,每次都是若曦主动示爱,不,从今以后姬子凡不会再让若曦自己一个人承担。

“曦曦,我不会辜负你的”看着姜若曦的眼睛姬子凡从没有如此坚定,一字一顿的道“你不嫁,我不娶,这就是我对你的承诺"。

甜蜜总是短暂,但间隔可能是一秒,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辈子

“啊”若曦轻呼一声从姬子凡怀中蹦起来,“羊皮书还在水里那”。

看见若曦如此摸样,姬子凡娓娓道“那其实不是羊皮,到底是什么皮做的,我也不知道”尴尬的摸了摸鼻梁,“这东西是我从我爷爷那弄来的,据我爷爷説他以前还找人去鉴定过,只是得出不是常见的动物皮,却又异常结实,但又因为没有字,因而没有多大价值的结论”。

“前天下午我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发现里面夹着一枚邮票,我爷爷説这是他xiǎo时候从我太爷爷那偷来的,前不久才茅草屋的角落里找到,我看它虽有些破损,但应该还值些钱,就上查了一下,结果吓了一跳,这枚邮票值好几百万那,我拿来这本羊皮书也只不过是想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那张邮票的”説到这,姬子凡声音明显有些压低,生怕有人听见。

看见姜若曦瞪大眼睛,捂着嘴巴,姬子凡心想,若曦还好,自己当时直接吓傻了,马上车找了一个现在拍卖行做鉴定师的铁哥们看了一下,结果他看完,马上带我去拍卖行,反复鉴定后,就要买下它,姬子凡捡到这个天大馅饼,也没过多犹豫,就签下合同,五百多万今天应该就到账了。

“叮”姬子凡拿起打开短信,看了看,兴奋地握紧了拳头使劲挥了挥,心想,父亲总算不用那么操劳了。

“若曦,你快看,你快看”姬子凡的兴奋并没有得到若曦的回应,当姬子凡看到若曦惊恐的表情,才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天上乌云骤现,如磨盘旋转,不见降雨,只见狂风,不闻雷鸣,只见电闪,安平桥上却是无风无闪。

“子凡,你快看水里”闻言,姬子凡又望向水中,此时江中,白浪翻滚,水波旋转与乌云如出一辙,这江水明明不大,此时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汹涌无比的震撼。

姬子凡目光一凝,发现漩涡旋转犹似龙影,却只有一直而短的独角其尾光秃如蛇,像是传説中的蛟龙,在漩涡的中心,悬有一物,正是“羊皮书籍”,只见此时的“羊皮书籍”不知何时到了江水中央,凭空浮于水上,笼罩着一层微弱土黄色光芒,隐隐有一股苍茫的气息流露。

“吼”只一声龙吟声,漩涡之中龙影越发凝实,就要越水而出

“曦曦,快跑”不待若曦反应,姬子凡拉着发愣的若曦,就要沿着桥往河岸的方向跑去,只见“羊皮书籍”上的黄光瞬闪,姬子凡和姜若曦已然消失,龙吟声也随之不见,乌云狂风电闪更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当晚,福建东南卫视卫视报道“今日下午四diǎn三十分,安平桥附近出现神秘气象,神秘气象出现的原因尚未查清,同一时间,于桥上游玩的一对情侣神秘失踪,我们已联系其家人,并继续关注该事件”

贺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贺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贺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贺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贺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