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東線西線都洧障礙狆俄天然氣管線遭遇尷尬

发布时间:2019-11-09 03:41:17

东线西线都有障碍 中俄天然气管线遭遇尴尬

俄罗斯通往中国的两条天然气管线,目前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障碍西线面临环境挑战和可能的供气不足;东线则还陷在俄罗斯中央部门、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各利益群体的“方案争论”中 普京在春天送的花,到秋天还没有结果 《财经(相关:理财 证券)时报》近日在对俄罗斯多位高层人士的采访中获悉,俄方承诺的两条通往中国的天然气运输管线,其进程都遭遇障碍,尤其是较为重要的东线 今年3月,在普京总统访华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以下简称“俄气”)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签订了一份关于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备忘录6月底,俄气董事长米勒宣布,将修建两条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西线由西西伯利亚,经阿尔泰共和国至中国新疆,最终和中国的西气东输管道连接;而东线则由东西伯利亚科维克金气田供气,管道修至中国东北 如果两条管道能够建成,将形成每年680亿立方米的对华供气能力,可以满足2010年中国天然气总需求量的三分之二 但现在看来好事多磨无论是东线还是西线,都遇到不少新问题 西线:面临两大难点 按照俄气的方案,将优先建设年输气300亿立方的西线:工程预计2008年开工,2011年建成,目前还处于地质勘查和可行性分析中 9月中旬访华时,俄能源部副部长安德烈·列武斯对《财经时报》表示,从技术角度看,西线工程“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目前还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随行的俄能源部官员透露,这些“问题”主要有两方面 首先是环境因素金山-阿尔泰山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自然保护区,而它又是西线管道必经之地如果管道从保护区经过,不仅会遭遇当地居民的抗议,也直接违反了俄罗斯自然保护法俄总理弗拉德科夫曾经说过:“该项目要进行包括生态在内的所有必要鉴定”也就是说,只有像太平洋石油管道一样,拿到了环境保护认证才可以实施 其次是气源不足俄罗斯天然气储量世界第一,但由于投资不足和俄气的长期垄断,其产能增加并不乐观在普京3月宣布对华出口天然气时,俄媒体就曾对此有过质疑今年9月,俄经济与贸易部长格列夫更警告说,如果不增加开采,在两年内甚至会出现俄罗斯国内天然气供给不足的问题 这似乎意味着,即使管道如期开工,两年以后也可能面临无气可输的尴尬 东线:条块斗“气” 相比于西线,东线更是扑朔迷离不仅上述的环保、气源问题同样存在,而且还遭遇到了俄罗斯特色的“条块分割”障碍 这个“条”,主要是指代表中央利益的俄气和能源部俄气计划将科维克金的天然气通过东线管道输送至中国东北,而能源部则倾向于输送萨哈林的天然气,将科维克金的天然气用于国内 双方的分歧尚未谈拢,“块”的问题又出来作梗作为地方利益代表,俄罗斯萨哈共和国最近又在“添乱” 萨哈共和国位于亚欧大陆的东北部,俄罗斯中部,面积超过300万平方公里,是俄罗斯面积最大的联邦主体,也是俄罗斯最主要的矿产资源区正在建设的远东太平洋石油管道,有1300多公里经过该共和国 该共和国政府挟“地利”优势,提出了东线工程的新方案:修建和太平洋石油管线平行的天然气管道,该共和国同时为这两条管道提供用于出口的石油和天然气 这个代表着地方利益的第三方案,引起俄国内以及中方的极大关注 第三方案 9月22日,正在访华的萨哈共和国副总统亚历山大·阿基莫夫、能源与工业副部长阿列克谢·葛卢宾科在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详细阐述了关于东线工程的有关情况 “正是考虑到萨哈共和国的经济发展,并顾及整个俄罗斯的利益,才提出我们的方案不像俄气,只关注自身的利益”葛卢宾科说 阿基莫夫则说:“按照我们的方案,这条天然气管道,将成为东西伯利亚到远东的能源原材料运输体系的一部分为这一地区综合输出石油、天然气以及电力提供便利” 据介绍,由于萨哈共和国多是油气伴生矿,如果在输油的同时,能将天然气同时出口,可以达到效益的最大化这正是阿基莫夫极力推销这一方案的原因之一 葛卢宾科对于萨哈共和国油气储量的具体数字讳莫如深,但一再表示,该地区的储量丰富,一定可以满足中国和远东地区的需要 对于东线管道的最终结果,葛卢宾科坦言,俄方没有时间表,对这些方案的讨论还将持续下去那个方案都有可能被采纳,最后要看中央政府对各种因素的综合考量 这场由俄罗斯中央部门、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参与的争论,无疑是各方利益的一次博弈在向市场化过渡中,俄罗斯重大项目的投资决策机制一直没有建立起来从总统到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再到商业公司,不同利益冲突导致决策效率低下这一点,在东西伯利亚石油管道的筹备过程中,已经显露无疑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如果争论不能在短期内——特别是在2008年普京卸任前得以决策,那项目就会存在无果而终的风险 价格:期望“第四轨” 除了上述问题,影响中俄天然气管线进程的另一个因素则是价格 这个“条”,主要是指代表中央利益的俄气和能源部俄气计划将科维克金的天然气通过东线管道输送至中国东北,而能源部则倾向于输送萨哈林的天然气,将科维克金的天然气用于国内 双方的分歧尚未谈拢,“块”的问题又出来作梗作为地方利益代表,俄罗斯萨哈共和国最近又在“添乱” 萨哈共和国位于亚欧大陆的东北部,俄罗斯中部,面积超过300万平方公里,是俄罗斯面积最大的联邦主体,也是俄罗斯最主要的矿产资源区正在建设的远东太平洋石油管道,有1300多公里经过该共和国 该共和国政府挟“地利”优势,提出了东线工程的新方案:修建和太平洋石油管线平行的天然气管道,该共和国同时为这两条管道提供用于出口的石油和天然气 这个代表着地方利益的第三方案,引起俄国内以及中方的极大关注 第三方案 9月22日,正在访华的萨哈共和国副总统亚历山大·阿基莫夫、能源与工业副部长阿列克谢·葛卢宾科在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详细阐述了关于东线工程的有关情况 “正是考虑到萨哈共和国的经济发展,并顾及整个俄罗斯的利益,才提出我们的方案不像俄气,只关注自身的利益”葛卢宾科说 阿基莫夫则说:“按照我们的方案,这条天然气管道,将成为东西伯利亚到远东的能源原材料运输体系的一部分为这一地区综合输出石油、天然气以及电力提供便利” 据介绍,由于萨哈共和国多是油气伴生矿,如果在输油的同时,能将天然气同时出口,可以达到效益的最大化这正是阿基莫夫极力推销这一方案的原因之一 葛卢宾科对于萨哈共和国油气储量的具体数字讳莫如深,但一再表示,该地区的储量丰富,一定可以满足中国和远东地区的需要 对于东线管道的最终结果,葛卢宾科坦言,俄方没有时间表,对这些方案的讨论还将持续下去那个方案都有可能被采纳,最后要看中央政府对各种因素的综合考量 这场由俄罗斯中央部门、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参与的争论,无疑是各方利益的一次博弈在向市场化过渡中,俄罗斯重大项目的投资决策机制一直没有建立起来从总统到各部委和地方政府、再到商业公司,不同利益冲突导致决策效率低下这一点,在东西伯利亚石油管道的筹备过程中,已经显露无疑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如果争论不能在短期内——特别是在2008年普京卸任前得以决策,那项目就会存在无果而终的风险 价格:期望“第四轨” 除了上述问题,影响中俄天然气管线进程的另一个因素则是价格 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实行的是“三轨制”,而俄方似乎希望对华执行“第四轨” 据了解,目前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内部“兄弟”出口天然气,价格是55美元/千立方米,按照俄国从中亚进口天然气的价格计算(每千立方米50美元左右),这个价格几乎不赚钱;对于乌克兰等已自立门户的独联体国家,基本是90美元左右;而对于它最重要的客户——欧盟各国,则执行180美元的“市场价” 据俄《生意人报》称,俄方希望以“不低于对欧出口价格”对中国出口这肯定让中方无法接受 在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列武斯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认为:“这是一个商业项目,只有靠俄气和中石油自己去解决” 《财经时报》从中俄双方的能源部门人士了解到,按照目前的情况,双方在价格问题上让步的可能性都不大(源自:财经时报)

儿童感冒止咳药哪个效果好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