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荒兽主宰 第五章 外族寻衅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2:51

荒兽主宰 第五章 外族寻衅

燕氏家族,位于天陆之上。

天陆,顾名思义,乃是一方悬浮的大陆,约有数千里方圆。

天陆位于浩瀚无垠的大地上空,悬浮于一方神秘空间之内。

这方神秘空间,传说乃是远古时期,诸多家族的先祖联手开辟,被居于其中之人称为“天之一角”。

空间因有诡秘禁制封锁,故而从大地抬头看去,毫无踪影,仿若虚无。

至于这些族人为何要隐匿其中生存,却是流传着诸多传说!

在天陆东域群山之间,有一座方圆数千丈的古朴建筑群。

建筑之间,古木参天,花草各色,不时有灵禽翩翩而飞,烟霞缭绕,恍若仙境,这便是燕族领地。

然而,景色虽美,却掩盖不了家族日渐衰败的颓唐。如今的燕族,已经沦落为天陆二流末势力。

夜深,万籁俱寂。

燕族东区边缘一处小屋内,燕澜盘腿而坐,宁心静神,分明已进入那无我之境的修炼状态。

此刻,无数族人皆已进入梦乡。

十年来,睡眠对燕澜而言,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无数个夜深人静,当别人都在美梦中休憩时,燕澜都是放弃休息,一个人默默苦修。

他之所以能有今日成就,除了天赋与某些机缘外,更离不开他无与伦比的勤奋。

此时,在燕澜胸口,一枚并不起眼的金坠上,正隐隐散发出金色之芒,自胸口,沿着身体各处经脉,流转全身。

燕澜笼罩在一片金芒之中,但他自己似乎毫无察觉,依然神游物外,物我两忘。

燕澜之父燕黎,此刻鬼魅般出现在燕澜窗前,他双手负后,静静凝望着屋内静修的燕澜,嘴角微微浮起一股笑意。

静立片刻,他便转身离去。

“澜儿,小小的天陆,并不能困住你多久,广博的大千世界,才是你驰骋的舞台!你一定会成为一名巅峰强者,睥睨天下,父亲很是期待呐……”

饱含深意的话语,从燕黎口中淡淡飘出,瞬即消散,无人可闻。

旋即,燕黎的身影缓缓凭空消失,散发出一股似乎不属于他的修为波动。

这股修为波动,比他显露于众人面前的气息,要强大得多。

只是,无人知晓其中的原因,也无人意识到其中的诡秘。

……

燕澜修炼至次日正午,方才稍作整理,便赶往家族训练场。

今日,燕沐雄盘坐于地,面朝众少年,传授修诀领悟。

燕澜凝神而听,只觉浑身舒畅,一个时辰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灵力充盈。

正当燕澜灵识内窥,灵魂内敛,进行最后的休整时,忽然,隐约感受到远方有破空之声,极速而来。当即睁开双眸,极目而视。

此刻,训练场上亦有不少强者,也感受到了那股异动,均睁开眼眸,朝那方向望去。

突然,一道夹杂着不满的喝骂声,由远及近奔涌而来。

“凭你们这些小辈,也敢拦住老夫,就算是你们族长燕耀骥在此,也得客客气气给老夫递杯清茶……让开让开,老夫今日心情好,不与你们计较……”

如雷之音刚刚传来,便是一道流光煞然而至。

顿时,一股浑厚的威压,充盈整个训练场。有不少修为低的燕族弟子,霎时脸色发白,头晕目眩。

随之而来的,乃是三名燕族沐字辈的高手,三人瞬间便将那玄影包围在中间,他们均是一脸愤懑无奈的模样。

燕澜的灵魂,也是轻颤了一下,方才平定下来。

他定睛一看,来者乃是一名黑色长须、粗眉大眼的老者。

老者的肩膀上,骑着一名少年。

“这不是司徒家族的二长老司徒横空么,他这番风风火火地来到这里,难道又要挑战?真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家伙啊……”

燕澜低叹一声。虽然司徒横空不认识他,但他年幼之时,却见过这老家伙两次,每次都是这般风驰电掣而来,并且每次来的目的,都是挑衅比试。

燕族和司徒家族,均是天陆之上颇有名气的家族。两族相距不远,长期明争暗斗,谁都想压制对方一头。

虽然燕族年轻一代人才辈出,但这些年来多番比试,总是输多赢少。

“难怪这老家伙如此兴致盎然,将我燕族压低一头的感觉,应该给他带来很大的快感吧!”

燕澜撇了撇嘴,这些事,家族曾多次在训诫时提及,他早已闻之甚详。

无奈地摇摇头,燕澜将目光放至司徒横空肩头那少年身上。这名少年,定是这次挑衅的主角。

只见少年有着一脸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冷毅,淡眉炯目,生得也是颇为俊秀。

虽说以其如此大的年龄,骑在司徒横空的肩头,颇显怪异另类,但面临诸多目光注视,神色淡定自若,毫无一丝不适之感,可见心智堪称优异。

燕澜瞳孔一紧,这名少年一看,便非易与之辈。

优秀的燕澜,自然也有一股傲气,面对如此优秀的同龄人,他的心底,突然跳动着一丝狂热的战意。

“哈哈,每次都要派人拦住我,又不是不知道我来的目的,干嘛这么兴师动众。嗯?燕族的那些老不死的,老夫来了,居然没一个出来迎接,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司徒横空不满地甩了甩衣袖,粗犷的声音响彻整个训练场。

燕沐雄眉头一皱,踏前几步,略作施礼道:“我族长老均在闭关苦修,司徒前辈也不打个招呼,突然光临鄙族,着实出人意料。不知司徒前辈此番前来,有何指教?”

司徒横空毕竟是司徒家族颇有名望的长老,实力强悍众说周知

,虽说知晓其前来的目的,但燕沐雄依然选择压下心头怨气,来者是客,礼让三分。

“嘎嘎!”

司徒横空怪笑一声,颇为得意地摸着肩头的少年:“这是我嫡孙,司徒兆楠,年方十三,乃是我司徒家族当下最耀眼的天骄。此番前来,自然是想领教一下燕族年轻一辈的风采,嘿嘿,不知老夫多年没来,燕族有没有出一两个让老夫惊叹的奇才。”

司徒横空孤傲之色溢于言表,明锐的双眸,如猎鹰般地扫视着训练场上燕家子弟。

一番扫视之后,似乎并未发现什么值得惊讶的东西,当即得意之色更浓。

燕族的少年们,突然有种被脱光衣服、晾于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知晓这是司徒横空强行窥探他们修为境界所致。

不少实力出众者,立即运转灵元,掩盖丹田,以免被窥透实力。

燕澜的灵魂,敏锐地察觉到司徒横空的放肆之举,当即暗自运转鸿溟诀,丹田之内,元丹隐匿,竟成一片混沌模样。

此时,训练场边,诸多围观训练的族人,面带不善地聚拢了过来。

“这老匹夫,还是那么狂放,当真把我燕族当成他肆意玩乐的地方了?”

“不知这老匹夫肩上少年,到底实力如何?”

“不得不说,这些年来,我族年轻一代,不世奇才确实比司徒家族少了一些。”

“……”

围观族人嘴上不说,内心却不得不思量着这些疑惑。

燕沐雄面露凝重,沉声道:“司徒前辈,还有半年,便是天陆三年一度的武试盛典,要知道,天陆之上,实力强悍的家族众多,你我家族都未能名列前茅,何不让两族少年潜心修炼,到武试盛典上一决高下?”

“呔!只知修炼,不知实战,终究是耍花枪罢了。我说你们莫非是胆怯不成,如果无人应战,认输便可,我当即离去,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司徒横空微扬着头,傲气十足。

燕沐雄脸色一沉,敬司徒横空是前辈,故而礼让三分。然而一味忍让,倒是显得自家软弱了,当即袖口一甩,傲然而立,道:“既然司徒前辈有此兴致,我再推让,倒显得怠慢了贵客。”

言毕,燕沐雄目光从司徒兆楠身上一扫而过,转身喊道:“崽子们,有谁乐意出来,与司徒家族的天才较量一番?”

“我来。”

燕沐雄还未说完,一道粗壮的人影便从人群中冲出,众人一看,那人正是燕凌山。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当真以为我燕族是软柿子啊。”

燕凌山拳指捏得噼啪作响,满脸尽是挑衅之色。

司徒横空眼眸闪动,顿时笑道:“十六岁的强者对战十三岁的兆楠,这真是一场有意思的决斗。兆楠,怕不怕!”

“不怕,我不会输!”

司徒兆楠的声音低低发出。

虽然声音低,但众多族人还是依稀可闻,顿时议论之声如煮水开锅,沸腾起来。

“好大的口气,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莫非司徒家族这些年的胜利,已经让小屁孩都不知天高地厚了么?”

“燕凌山可是我族少年中一等一的强者,司徒小儿敢说此话,莫非真有几分把握不成?”

“凌山,打爆那厮的门牙!”

“……”

气愤、讽刺、疑虑、冲动……在燕族族人的心头,快速萦绕起来。

“让十六岁的凌山对战十三岁的兆楠,胜之不武,输之更耻啊!”

燕沐雄扭过头,扫视了一下族内少年,眉头微皱。

“让我来吧,我的年龄,也正好是十三岁呢……”

一道沉毅有力的声音,划破训练场上的喧闹。

众多族人闻声而视,只见一道纤瘦的身影缓步而出,倔强的脸庞,赫然是燕澜。

巴中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荆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巴中牛皮癣治疗方法
荆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